第一图书网

星火燎原全集普及本之四

彭湘臣 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9  

出版社:

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  

作者:

彭湘臣  

页数:

275  

内容概要

本卷为“星火燎原全集普及本”之《红十八师突围记》卷,书中共收入53篇文章,主要记叙了红军将士们如何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顽强生存、战斗的情景。在《九个炊事员》中,作者记述了他的九位炊事员战友,如何在雪山、草地的恶劣环境中,为保障全连生活不惜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最后这九名炊事员全部牺牲在征途上;在《红十八师突围记》中,红六军团的一个师为了掩护大部队而陷入敌人重围,在敌众我寡、弹尽粮绝的围困中,他们凭着顽强斗志和必胜信念,最终杀出重围……

书籍目录

前言难忘的行程艰苦转战坚持斗争在九龙山野火烧不尽红十军两次入闽一位小红军的嘱托党费——鹅卵石红四方面军妇女连生活片断辎重过湘江友爱老山界白昼强渡乌江老木孔突围梅溪阻击战熬盐迎亲人翻越夹金山,意外会亲人巴郎山上“红军鞋”夹金山上的女战士筹粮过草地长征中的一个伤员毛主席指示我们过草地走出茫茫草地九个炊事员炊事班长老刘牛皮带的故事草地里的墓堆半斤黄油忘不掉的“黑子”飘动的篝火半碗青稞麦和掉队战友一起过草地陈排长一截马大肠饲养员小李草地和“猛虎子”大金川畔难忘的一夜意志战胜了死亡咱班的“王政委”留在草地上的战友们“不懂事”的红小鬼共同前进一袋干粮红十八师突围记我们的政委回来了我们终于到了查理寺老王同志吃“草鞋”草地上最难忘的一个人一碗炒面草地上的“宝贝”党岭山上“我们一定要共同前进!”后记

章节摘录

  一九二七年五月,继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长沙又发生马日事变。不久,武汉国民党政府实施了一系列的反共反人民的措施。记得在军队方面的有“共产党退出国民革命军,政治工作人员不准召开会议和必须受军事指挥人员的指挥”等,这样,共产党员被逼迫退出军队,各处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遭到逮捕、屠杀。  当时我在唐生智部三十六军任营党代表。部队正沿京汉路由河南撤回汉口。我得到消息看情况不好,就连夜趁机逃走。这时,沿线已被反动军队控制,各站都在盘查。  到了广水,天墨黑,盘查的士兵没有发觉我。  我曾在广水铁路工会做过群众工作,认识不少工人。我便打算去工会。路上远远地看见几个工人提着马灯朝车站这边走来。走近时,一位认识我的司机立即招呼我,惊讶地问道:“你还没有走吗?”  “刚从柳林逃到这里,想回汉口,特意来找你们。”  “往南开的都是军用车,恐怕坐不上。”他有些为难地说,其他几个人也都锁紧眉头,面面相觑。我看他们有难色,就说:“那我就走小路吧。”  “那还行?沿路都在查,步行很靠不住,再说,那要走多久呀!”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大悟似的说:“单开车头出去!”  这话顿时提醒其他几个人,都异口同声地说:“对,就这样干!既秘密,又快。”  我激动地说:“太谢谢你们了!”  时间已经是午夜,初夏的夜风还是透凉的。几个人急急地向车站走,都觉得有种神秘的紧张的感觉。“呜——”的一声,车头飞也似的开出了广水。  车头在黑夜的平野上疾驰。我想到,做政治工作的不让带兵,现在被人撵走、受迫害,连性命都难保,心里非常气愤,如果我们掌有兵权,哪有这样容易离开部队的?  快到花园时,车停住了。那位工人同志好像很抱歉似的对我说:“再不能往前开了,午前我们要赶回去。你一路小心吧!”我点点头,跳下车,说了声“谢谢”,就和他们分手了。  我回到汉口,找到组织,诉说逃回的情景。我对陈独秀政治右倾的做法非常不满。真担心国民党右派一旦叛变,我们将处于无力抵抗的危险境地。  这时,国民党反动派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对武汉实行封锁。广东军阀封锁了粤汉路。长江航运被四川军阀杨森封锁。市面上一些资本家及奸商故意罢业,停止贸易。七月十五日,武汉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展开大规模的屠杀。面对着这种局势,我既焦急又气愤,心想,革命非要有武装不可,我一定要拿起枪来战斗。  经刘力劳同志的介绍,我在贺龙部的特务营当副连长。这个连有一百多条驳壳枪。抓住了枪杆子,我心里着实高兴。以后,我怀着极大的热情随部队到南昌,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南昌起义。  起义后,部队南下向广东进发。八月六日,最后一批起义部队撤出南昌。卫戍司令彭干臣要我留下,了解一下敌人的情况,并设法与袁州(现为宜春)毛泽东同志带领来参加起义的一千多人取得联系,同时,交给我一封给省委的信件,他们就走了。  送走他们回来时,已经是深夜一点多,我将亟待处理的事情办完,东方已渐薄白,鸡啼四遍。我卸去武装带,想眯一会儿,外面就跑进人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副官长,敌人出来了,省政府被包围了,赶快走吧……”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外面“叭——砰”的枪声。我没有料到潜伏的敌人会出来得这样快,就急忙穿上便衣,往大门口走,迎面就碰上敌人持着枪从街上跑来,冲着我问:“喂!里面有人吗?”  “有!”说完我就往街里走,其实里面早就没有自己的人了。  一口气我就跑到西大街光亚瓷器铺。那是一座小店房,我认识店里两个店员。他们是同情共产党的,店里刘老板也见过几面,是个心地善良的中年人。  大家都生怕敌人发觉我。上午,几个人分头出去打听消息,一会儿回来说:“街上已经戒严,在挨户搜查!”我正在思量,老板娘又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搜到隔壁来了,唐先生,怎么办呢?”这爿小店只有一楼一底,要藏是藏不住的。我便往楼上去看看,见一个大座瓶,足有四尺来高。真是急中生智,我把这大座瓶放倒,先将脚伸进去,然后缩进身子,满满地装了一瓶。刘老板急忙把瓶扶起,顺手往瓶口上盖了一顶破草帽。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来,接着就听见刘老板赔着笑招呼:“老总,请检查,我们这里没有别人。”  “没有共产党吗?”  “没有,唔,老总!”  敌人的脚步声听得很清楚。忽然,“咯噔咯噔”的皮靴声踱到瓶边来,我顿时全身一阵滚热。谁知,“咯噔咯噔”地又走远了。他们来回地踱着。我心里又紧张,又愤恨。直到听见下楼的声音,我才松了一口气。敌人最后警告了一番才扬长而去。  一连三天紧闭城门,戒严搜查。城内的情况我了解了,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不能久留,便打算出城赶部队,我跟他们商量。店员路不熟,搔着头在想办法。半天,刘老板皱着眉头说:“路是有一条,恐怕你不能走。”我坚决地说:“只要能出城,什么路不能走呢?!”  “从阴沟里爬出去。”  “行!”我就决定这样走。  店员们凑了几块钱给我,又送了我一套衣服。半夜,刘老板便领着我钻进阴沟。  夜黑黝黝的。沟里的污水半尺来深,臭得人恶心。刘老板打着手电,忽明忽灭。两个人都憋着气,半句话也不说,躬着腰一步一步地走着。走了约莫半小时,走到了城墙外了,趁天亮前的一阵昏黑,我们安然地通过了敌人的封锁线。  在离城三十里刘老板的老家吃完饭,我换去一身脏衣服,说了些感激他们帮助的话,就和他告别,向抚州走去。  只我一个人了,去哪里呢?路既不熟,土匪又多,而且周围都是敌人,封锁得很紧。难道革命就失败了吗?不,不可能!海陆丰有我们的队伍,湖南有我们的武装……还有我们的党、我们的同志们!在未死以前,我还是应该想办法找党,找队伍。  空着双手,赤着脚,我不敢走大路,只沿着路旁的田埂走,身上分文没有,饿了就向小摊上要点残食充饥;晚上就露宿在甘蔗地里。汗水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浑身都是一股热酸气。这样走了三天。  第四天,我走在一个旷无人烟的大坝子上。太阳已经靠在西山顶了,现出半天晚霞。我还是早上吃了东西,现在肚子里“咕噜咕噜”地直叫。我在小沟里掬了几口凉水喝,继续走,希望能看到一家农户,要点饭吃,在屋檐下蹲一宿,明天就可以到潮阳城。据老乡说,离潮阳城只有三四十里了。  太阳消失在群山的后面,时近黄昏,眼前是一个大湖沼,远远的山,平静的水被落日染得一片通红。转过一垄甘蔗地,见一个五十岁开外的放鸭的老汉正在把鸭群往竹棚里赶,一只小船泊在湖边,船上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正在淘米。看见他俩,我心里好像有些着落,就在湖边坐下来。等老汉将鸭群拢在竹篱笆内以后,才上前和他打招呼,向他说明我是二十军的,被打散了,想借住一宿。他听我说是二十军贺龙部队的,用善良的眼光上下打量我一番,大概见我还有学生的模样,问道:“你是读书人吧?”  “是呀,在军队里当文书。”我这样回答,既不暴露身份,又合他的臆想。  他点点头:“好嘛,你坐下来歇歇吧。”然后在临时垒的土灶前,一面加柴火,一面又对我说:“现在路很难走呀,土匪很多。”  “不瞒老伯说,我的钱全给抢光了,只剩一个光身人啦!”  他很同情我的遭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年头,你是过路人,有钱不要放在身上,埋在地里。在村里找上一家人,把一点钱给他,请他搭救你。等风声好一点,就把地下的钱挖出来,再拿一些谢过他,他就可以送你出去。不这样,你有钱命也难保。”他说得很友善。我相信这是他饱经风霜得来的经验。


图书封面

广告


下载页面


星火燎原全集普及本之四 PDF格式下载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