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图书网

茵梦湖

施笃姆 四川文艺
出版时间:

2010-4  

出版社:

四川文艺  

作者:

施笃姆  

页数:

350  

字数:

450000  

译者:

杨武能  

Tag标签:

无  

前言

  半个世纪的文学翻译生涯,译作先后得到北京人民文学、南京译林、桂林漓江和北京燕山等诸多出版社青睐,直至享誉业界的广西师大出版社前些年一举推出《杨武能译文集》,使我成为了中国翻译史上还活跃于译坛更有幸出版十卷以上个人大型译文集的第一位翻译工作者。为此,诚如译文集总序所说,我真感谢上述大量出版我译著的出版社,真感谢各个时期给予我教诲、帮助和关怀的师长、同道和亲友,真感谢确确实实应该称做“衣食父母”的亿万读者!  可叹“墙内开花墙外香”——这个可恶可恨的中国魔咒,也不幸而有幸地,在在应验在了区区身上!不过到底出现了转机,“墙内”的出版家最终还是嗅到了我,于是有了这套《德语文学精品·杨武能译文集》。  顾名思义,这套书的着重点在“精”,不像《杨武能译文集》似的在大在全,在系统性和学术性;而且精的不应只是选材——也就是只选收名著中的名著、经典中的经典,只选收我本人最为广大读者喜爱和认可的译作,还有设计、装帧、插图等等,也要力争做到精美。  还有一点不同于《杨武能译文集》,这套书准备陆续推出,计划两三年内出齐。倒并非受出版社编辑力量和选题规划的限制,而是想减轻读者的经济负担,并使其能够从容选购。  我毕生从事德语文学研究和译介,译作数量很多,尤感自慰的是所译均系德语文学的经典、杰作,译作广受读者的喜爱和专家的好评。德语文学堪称思想者的文学,丰富多彩、深邃、耐读又好看的文学,翻译它的经典、杰作,翻译这些堪称世界文学瑰宝的作品,我如同经历了一次次精神远游——空间与时间双重意义的远游,体验到了艺术创造的巨大乐趣。亲爱的读者,我真诚地邀请你来共同完成这一艺术创造,来分享这一精神远游的无比快乐!  这套书适当地加了导读、序跋、附录和图片,以提高读者阅读的兴味,帮助读者更好地达到“远游”的目的。这套书的译者、编者力争把书出得尽可能精美,并且有精益求精、不断改进的准备,因此十分欢迎广大读者和同行专家提出批评和建议。对视译作如自己孩子的笔者而言,它们能受到同道的关注和广大读者特别是年青一代读者的喜爱,实在是莫大的荣幸、莫大的快慰。

内容概要

本书荟萃了作者十三篇抒情小说,如名篇《茵梦湖》《白马骑者》《燕语》等,还精选了他十九篇抒情诗。其中《茵梦湖》描写了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悲剧。莱因哈德和伊丽莎白青梅竹马,情爱甚笃,可是伊丽莎白的母亲却把女儿嫁给了家境富裕的埃利希。多年后,莱因哈德应邀去埃利希在茵梦湖的庄园,旧日的恋人相见却是一片惆怅。小说谴责了包办婚姻,不仅主题鲜明,而且在艺术上也有很高的造诣。其优美的笔调,清丽的风格,生动的故事,对人物细腻深刻的心理描写,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尽管施拖姆的时代已经久远了,但是相信,他的作品对我们今天的读者来说,仍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作者简介

德国十九世纪的小说家施笃姆是自“五四”以来最受喜爱、最富影响的外国作家之一,在德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他和法国的莫泊桑、俄国的契诃夫是同时代的人,也同为举世公认的擅长写中短篇小说的文学大师。

书籍目录

小说 玛尔特和她的钟 茵梦湖 一片绿叶 苹果熟了的时候 迟开的玫瑰 她来自大洋彼岸 燕语 三色紫罗兰 木偶戏子波勒 一位默不作声的音乐家 普赛备 双影人 白马骑者 抒情诗 十月之歌 圣诞之歌 边城 白玫瑰 再次 时辰已到 我清楚感觉到生命在流逝 女性的手 月光 定律 小女友 谁曾生活在爱的怀抱中 请阖上我的眼帘 命名 复活节 慰藉 四十岁生日 无眠 茵梦湖 译后记:施笃姆的诗意小说及其在中国之接受 附录:《茵梦湖》点评

章节摘录

  宽敞的宅子里悄无声息,然而就在走廊上面,也感觉有一束束鲜花的芳香扑鼻。正对通往二楼的宽阔楼梯是一道双开门。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穿戴整洁的老女仆。她反手推开了房门,神情显得既庄重又得意,一双灰色的眼睛扫视着四周的墙壁,像是想最后再检查一下是否真已做到一尘不染。终于,她满意地点点头,目光落在了那架英国造老式室内座钟上,刚才,这钟又叮叮当当地响了一次。  “已经七点半!”老妇人喃喃着,“教授先生信上讲,一打八点老爷他们就到家啦!”  说着她伸手从衣袋里掏出一大串钥匙,走进了楼梯后面的房间。室内于是又悄无声息,只有那老座钟长长的钟摆发出的声音响彻宽阔的走廊,一直送到了上边的楼梯间里。透过楼门上方的窗户,一抹夕阳照射进来,辉映在钟罩上边的三个镀金球顶上。  随后,上边传来细碎、轻柔的脚步声,一个十岁光景的小姑娘出现在了楼梯口。她也穿戴得跟过节似的干干净净,红白相问的衣裙,正好配上她黑褐色的脸蛋儿和乌黑油亮的发辫。她胳膊肘支着楼梯扶手,小脑袋又撑在胳膊上,如此的慢慢儿往下滑,同时黝黑的眼睛盯着对面房门,神情恍若梦中。  小姑娘站在过道上侧耳细听,一会儿以后才轻轻推开房门,钻过沉重的帷幔溜进了房中。房间很深,两扇窗户又正对着一条夹在高楼之间的小巷子,这时房里便已经光线晦暗,只是在旁边的沙发上方,由深绿色的丝绒墙衣衬托着,有一面威尼斯式样的镜子闪着银光。沙发前的茶几上立着只大理石花瓶,瓶中插着一束鲜艳的玫瑰。房内寂然无声,镜子的任务似乎仅在映照出鲜花的倩影。不过没等多久,镜框中也映出了那女孩的黑发小脑瓜。只见她踮着脚尖从柔软的地毯上折过来,纤细的手指已经急急伸进花束,眼睛却飞快地朝身后的房门瞅去。终于,她从花束中抽出来一枝半开的玫瑰,可却没留意到花茎上面有刺,一滴鲜红的血液沁出了手指,她急忙用嘴去吸吮——生怕鲜血会掉到珍贵的花地毯上面。随后她手里擎着偷摘来的玫瑰,像进来时一样又轻脚轻手地钻过门帘,到了外边的过道上。她在那儿又倾听了片刻,随即便飞快跑上刚才下来的那道楼梯,上楼后再穿过一条走廊,一直跑到了尽头的那扇房门跟前。她没有立刻去按门把手,而是先将目光投到窗户外面,只见夕照之中,燕儿们正上下飞翔,穿梭往来。  眼前是她父亲的书房,平素父亲不在的时候,她是不会进来的。眼下四周全立着装满书的高大柜子,她一个人孤独地面对着这些书柜,心里怀着敬畏。就在她反手关上房门的当口儿,左手边的一扇窗户底下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狗吠声。小姑娘严肃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迅速奔到窗口向外张望。窗下铺展着一座大花园,一片一片的草坪,一丛丛、一行行的灌木。可她那四条腿的朋友像是已经跑到别处去了,小姑娘不管怎么搜寻张望,仍旧不见它的踪迹。渐渐地,她的脸上好似又罩上了阴影,她进屋来原本为的是别的事情,这会儿尼罗可跟她有什么关系哕!  正对着她刚才走进来的房门,屋里还有一扇向西开的窗户。窗边靠墙摆着一张大书案,摆放的位置正好让光线落在桌前坐着的人手上;书案上面,一位文博学家必备的器械、物件应有尽有:古希腊罗马的青铜小雕像和陶瓶、陶罐,古代神庙和民居建筑的模型,以及从往昔的瓦砾废墟中逃脱出来的其他东西,几乎占据了整个桌面。只是在书案的上方,像是从春天的蔚蓝色空气中幻化出来的一样,挂着一个年轻女子真人大小的肖像,她开朗的额头上盘着金黄色的发辫,恰似戴了一顶王冠,人便越是显得青春焕发。当初,在她还那么面带着微笑,立在这所宅第的大门前迎候客人到来的时候,朋友们便不由得想起了“优雅娴静”这个过时的形容词儿。眼下,她这墙上的画像仍有着一双孩子般天真无邪的蓝眼睛,目光仍然是那样的温柔、娴雅,只是嘴角边上挂着一丝儿忧郁,这在她生前从未有人见过。也正因此,画家当时曾挨了骂,可后来,她去世了,大家却觉得这样画正好合适。  黑头发的小姑娘脚步轻轻地走过去,两眼紧盯着画像,目光中饱含热烈的渴慕。  “母亲,我的母亲!”她低声呼唤,嗓音却如此的殷切,好像就要扑进母亲的怀里。  美丽的少妇一如既往,仍纹丝不动地从墙上俯视着她;她呢却像只小猫,敏捷地翻越过书案前的扶手椅,爬上书案,站在画像跟前,倔犟地翘起嘴唇,双手颤抖着努力把偷摘来的玫瑰插在金色画框的底边后面。花插牢了,她很快爬下来,用她的手绢细心擦去了书案面子上的脚印。  可是,刚才她生怕跨进这间屋子,这会儿却怎么也不愿离开了,她已经朝房门走出好几步,却又回转身来,书案旁那扇朝西开的窗户好像对她施放着魔力。  那下边也有一片花园,确切地说是一个废园。面积自然很小,在一些个没让杂乱疯长的灌木遮掩的地方,看得见四周的高高围墙。围墙边上,正对着窗户,有一座苇秆盖顶的敞亭,已经显得破败;亭子前面立着一张花园椅,可差不多已被野葡萄的绿色藤蔓给遮盖起来了。正对着敞亭,想必当初曾生长过一片花茎高长的玫瑰,可如今,花茎垂挂在退了色的花撑木上,像枯萎的稻草,而在底下,由无数的玫瑰花瓣掩蔽着,生长出来一丛丛的百叶蔷薇,又把落叶撒布在了四周的小草上。  小姑娘把臂肘支撑在窗台上,两手托着腮,满含思念的眼睛俯瞰窗外。  对面的苇顶敞亭间有两只燕子飞进飞出,想必已经在里边给自己筑好了巢。别的鸟儿们都归巢歇息了,只是在已经凋谢了的金链花的树梢头,还有一只红胸脯的鸟儿正纵情歌唱,黑色的小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小宝宝。  “尼茜,你跑哪儿去哕?”一个老妇人嗓音温柔地说,同时慈爱地抚摩女孩的脑袋。老女仆不知啥时候进了屋。小姑娘转过头来望着她,样子显得有些疲惫。  “安妮,”女孩说,“要是能让我再到外婆的园子里去一次,只是一次,那有多好啊!”  老妇人没有回答,她只是闭紧嘴唇,像是思考似的点了几下脑袋。“来,来!”她随后说,“瞧你像什么样子!他们马上就到家啦,你的爸爸和你的新妈妈!”说着便把小姑娘拽到怀中,抚平她的头发,扯一扯她的衣服。——“别,别,尼茜宝贝!你不许哭!听说她是个好女人,而且挺漂亮。尼茜,你可是喜欢见到漂亮人物啊!”  说话间,大路上响起一辆马车驶近的辚辚声。小姑娘哆嗦了一下,老妇人却抓住她的手,拽着她很快走出了房间。她俩来得正是时候,看见了马车到达的情景,两名使女已经打开大门迎候在那里。  老妇人像是说得不错。一位四十岁光景的男士,严肃的神色很容易看出是尼茜的父亲,从车里抱下来一个年轻而漂亮的女子。她的头发和眼睛也黑黝黝的,黑得几乎跟小姑娘一个样,是的,粗粗一看,简直会当她是女孩的亲生母亲,如果她不是显得太年轻的话。她和蔼地打着招呼,眼睛却在四处搜寻,可她丈夫很快就把她领进屋子,在那罩受到了芬芳馥郁的玫瑰花香的迎接。


编辑推荐

  《茵梦湖》还收集了施笃姆的《玛尔特和她的钟》《三色紫罗兰》《木偶戏子波勒》等 几部中篇小说,基本上都是从人性的美的角度叙说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用优雅流畅的笔触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个温暖的故事。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广告


下载页面


茵梦湖 PDF格式下载



印刷好,装帧好,更重要是文章好!


杨先生的译本很是清新朴实,书本身也是好书,很推荐~
另外,貌似装订有点不结实额……还有,这种封面很容易掉色的……


还没有看,但是刚买不久,新版就出来了。。。


小窗幽静,细细回味,历久弥新!


杨先生的译文比较好,读起来很流畅。
书里收录的内容相当多,美中不足就是字号太小,排版太密,读起来稍微有点费劲。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