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图书网

舌苔上的记忆

雷抒雁 求真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1  

出版社:

求真出版社  

作者:

雷抒雁  

页数:

270  

Tag标签:

无  

内容概要

  雷抒雁的散文不同于当下大部分散文随笔创作的小、巧、轻、若、锁,而是专注于民族与国家的历史与现实、前途与命运、人民的生活与情感、思想与修养的大视角。他的文章或描写恬静、趣味的乡村生活;或抒发作者的深刻的人生哲理;或直击战乱、流血、贫困、迁徒和腐败等危害人类、民族与国家的社会问题,但主体仍是涉猎人与自然、与社会、与经济、与政治、与文化、与科技、与生命、与未来等人类生存状态的永恒话题,书写那些值得关注与思考的社会现象与人生现象。

作者简介

  雷抒雁,当代诗人、作家。1942年农历七月初七日生于陕西。曾任《诗刊》社副主编、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国家特殊贡献津贴享受者。先后出版诗集《父母之河》、《小草在歌唱》、《云雀》、《眷神》、《掌上的心》、《激情编年》、《雷抒雁精短抒情诗选》等十余部;散文随笔集《悬肠草》、《写意人生》、《分香散玉》、《雁过留声》、《答问》、《智者的忧思》等十余部;新近出版研究并以现代汉语翻译的《诗经》读本《还原诗经》,获得过各种文学创作奖,并有多种文字翻译诗作发表于国外。

书籍目录

关中记忆舌苔上的记忆乡间“聊斋”忙年麦天派饭扫云野教“滞人”游戏乡愿塞上看柳屠龙之河非“老碗”不行乡村版文学口味口音“微观”经济穿过秦岭秋天的抒情诗我的小学温暖的词语在台北吃“泡馍”那一片消失了的苇塘源源亲情少年子弟江湖老上帝送来的朋友——父亲·我和儿子八十高堂生死之间伤逝智者沉思陕西冷娃刘亮寻找“戒石铭”秘色“细节”人生隧道饥饿是什么滋味大风拔木“公”字浅说舌头答问时间的品格杀戮:历史的另一副嘴脸生活如蓟闲者逸致乡村:民族的记忆与想象分香散玉记雪,误落都市乱翻书名字的幽默白了少年头嚼字:从“炊饼”到“奢侈”一个优质作家与他的劣质时代流浪的猫

章节摘录

  那时候,暴烈的泾河上还没有桥。南来北往的车辆行人,都要靠一乘木船摆渡。  河南岸是南塬,两三丈高的黄土断层;一条漫坡,爬上去,又是一片平原,村落田园,交通阡陌,大道直通成阳、西安。河北岸是泾河平原,一马平川,大水浇田,古老的泾阳县城就座落在三五里地之外。北上县城,南下省城,必得过这一座修石头渡口。每日,推车挑担的,总要长长地排在渡口两岸,等这条木船送他们过河。  泾河渡口不宽,水流却很猛烈。传说那是因为当年唐王斩了泾河龙君,自此,这条河无人管束的原因。也有说是,那泾河龙子本来就是个纨绔子弟,横行一方,故而河水也一样顽劣,或南或北倒岸,不时淹没庄稼田舍。就在不远处,便是钱塘龙女牧羊之地,多亏进京赶考的举子柳毅碰见,传信给了钱塘龙王,才救了爱女还乡,遂有《柳毅传书》的传奇故事行世。  泾河河口不宽,流速又急,所以船夫便在南北两岸各打一木桩,一条胳膊粗细的缆绳,套住木桩,那木船依着缆绳,吱吱哑哑来去,并不似南方的船舟那样,依篙依桨,自由往来。  脱得赤条条的船户,只一条短裤遮羞,用酱紫色的身体挤靠拉拽了缆绳,木船就在水面上沉重地、缓缓地移动。  这些船户多是世代相传的舟子,玩得一身好水性。常年的风吹日晒雨淋,个个长得精壮浑实;兼有水洗浪磨,一身丝绸样的好皮肤,很让黄土地上终年务农的“旱鸭子”们羡慕。那些进城下省的小姐夫人,农女商妇,更是要多看几眼他们。往往此时,船户们更是得意,少不得唱几句歌谣,说几句俗话,显出些乖巧,益发讨妇女们欢心。  这一年,久旱不雨,农民心焦如煮,过往客人日见稀少。忽一日,有六位艳妆妇女下得南塬,说要摆渡去泾阳县城赶集。  舟子们看那些女子,个个脸上粉粉的,打着底妆;艳艳的,涂着口红。上红下绿的着装,显然是这一方的村姑。柳眉花脸,却又面生。问她们何庄何村人氏,只是笑而不答,十分的腼腆。  按规矩,先得交钱,始可上船。这些女子,上得船来却不肯付钱。船户们逼得紧,那其中一位年龄稍长点的说道:“现在没钱。你不见我们提着篮子,要去集上卖了鸡蛋,回来时,再一并给你双份。行吗?大哥!”  返回给钱,倒也是这条河上常有之事,加之妇人们说话如拌了蜜水,最后一句:“行吗,大哥!”让船户们心早醉了,别说是给钱,便不给钱,也甘心情愿送她们一趟。  木船载着六位妇人,咿咿呀呀过了河。  船刚一靠岸,还不等船户们打个招呼,六个女子就逃也似地跳上了岸,只就地一滚,变作六匹灰狼,沿大道跑了几步,钻进了树林草丛。  船户吓得半死,急急将木船划到河心。  我听这个故事时,大约是在上小学四、五年级之时。那一年,果然狼闹得十分的凶。时有某村某姓孩子被狼叼去的传闻。按说,大平原上藏狼的去处很少,却时时在荒坟古冢里发现狼窝。  有一夜,父亲听见屋外猪圈有猪尖声嚎叫,立即意识到有狼。一边喊着“狼!狼!”一边披了衣服,提着一柄斧子追出门去。狼不知去处,猪也不知去处。第二天,只见路上有点点血滴。父亲说:狼特别狡猾。小猪,就叼了去;若是大猪,叼不动,便略略咬了猪耳朵,用尾巴轻轻拍打猪屁股。那猪还以为是主人赶它去进食,乖乖地随狼去了。  那一年,我还听说过一位白胡子狼仙的故事。  说是有一位小学教员,每日到学校上课时,总在道上碰见一位拄着拐杖的白胡子老人。那老头子手拿一册帐簿,倒是慈眉善眼,看见小学教员,口中自言自语道:“你欠我钱。”小学教员一惊,老人笑着说:“是四两肉钱。”教员以为老人是个疯子,也就不再理会,笑一笑自去赶自己的路。  如此相逢,差不多有三遭。小学教员虽不在意,心里也不免发怵。  一日,小学教员去上厕所。这小学的厕所隔着校墙,蹲坑在墙内,清理粪便却在墙外。小学教员刚刚解下裤子蹲在坑上,猛然自外而里,伸进一只狼爪,从屁股上撕下一块肉去。教员疼得嘶喊着跳起来,却听见墙外有人说话:“正好四两。”说罢,再无声息。细想那声音,教员想起正是路上碰见的白胡子老人。原来那老人,是一只妖狼。  那些日子,我无论如何不敢去蹲厕所的坑了。而且,后来每每想起我的小学,也就记起那一个厕所,似乎这妖狼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厕所里,就发生在我还能记得起的一位可怜的、瘦小的老师的身上。


编辑推荐

其他版本请见:《舌苔上的记忆》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广告


下载页面


舌苔上的记忆 PDF格式下载



相关图书